想念母亲

发布时间:

2014-03-31 00:00

 

  3月22日,母亲已走了五个星期了。昨天翻开旧相册,看到母亲的相片,还有那些已沉淀在心底的美好回忆,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 
  傍晚时分,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,重温着母亲在世时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。
 
  其实,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,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母亲。亲爱的母亲,你若还在,该有多好?
 
  晚上躺在床上,回忆母亲一生时,才发现:母亲的这一生,其实过得极为艰难。但在无数苦难的日子里,母亲却从未向生活低过一次头。
 
  母亲是个农民,劳作是她的本分,惟有日夜的劳作,才使她感到活着的意义。母亲一辈子没读过书,一辈子没去过大城市,一辈子没坐过飞机,没坐过轮船,就连大酒楼都没去过。母亲在世时说,俺不稀罕坐飞机,不稀罕下馆子,俺稀罕的是你们兄妹书读得怎么样,在外面混的有没有出息。
 
  这,才是母亲真实的生活。
 
  我来深圳打工后,母亲每年暑假都会来深照看她的孙子,每次来,她总会背来一个硕大的包袱,里面装满老家带来的土特产。每次去火车站接母亲,我都很伤感,嘱咐她以后不用带了。母亲每次答应好好的,可下次便忘得一干二净。
 
  暑假过完,每次母亲回去时,便叮咛我好好工作,说:你这么年轻,正是干事的时候,就努力干吧,农民扬场趁风也要多扬几锨呢!但听说你喝酒厉害,这毛病要不得,我知道这全是你父亲没给你树个好样子,你父亲现在也不喝酒了。
 
  母亲的右腿曾长过一次瘤,我和家人带母亲去济南医院医治好了。不想,没过两年左腿又长了一个瘤,我和妹妹一直劝母亲去医院切掉,可母亲左右推辞,迟迟不肯,说不碍事、不碍事。就这样,拖来拖去,直到母亲去世,母亲左腿的瘤也没去医院医治,成了我和小妹心中永远的痛。
 
  母亲刚满60岁便走了,因为突发脑溢血,在医院仅待了一天,便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母亲去世时,面相安详,唇角像有一丝笑。子孙们感到她还活着,均肃然起敬。
 
  母亲是没读过书的。站在她的灵前,我想,有文化的,不一定有智慧,有智慧的,不一定有喜乐。母亲的智慧与喜乐,得益于她终生辛勤的劳作,在大自然里行走。
 
  一个多月过去了,生活中发生了许多事情,唯一不变的就是母亲的安息和我对母亲永远不能忘记的想念。 (沙井分公司)

推荐新闻